最新网址:www.boaishu.com

章节若无法正常显示,请关闭畅读或阅读模式,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!

老者身震,门派,神色慌张,握刀,关节泛白,边寻思脱身办法,另忘继续争取。

“既江湖,咱明白装糊涂,朝廷走狗,做少伤害理儿,跟金马门节,请各位方便,感激尽!“

龄,怎谎话张嘴?“乐正思喊

白衣公轮流,接老者:“像恶纪尚轻,宜解宜结,何?“

“算?“其黑衣知死活

话音未落,见青衣闪,啪声,重重记耳光,再位置,快,仿佛

“月弦……客气点,长辈……“白衣公假装斥责很像。

黑衣丫头打丢尽怒,,挥刀骂骂咧咧便向青衣侍

另外两黑衣含糊,虚晃招似向月弦身招呼,实则杀向银衣擒住。刀锋直逼眉间,镇静若,纹丝。千钧际,黑衣声惨叫,刀凝固寸余见半截剑锋穿透脏,眼睛,两唇颤抖,话未嘴边,瘫倒,死白影收,众另外两已经躺倒声息,剑毙命。被割破,痉挛扭曲,脸血色全阵阵尖锐嘶喊声。捂伤口,胸至腹被割,足尺长,肠鲜血黄色流状物质指缝间汩汩流,场血腥。众见此惨状,眉头紧锁,别头或闭眼,强忍。老者知白衣貌似文弱,却深藏露,准,远远身,扶住徒弟,试将肠往肚塞,再衣服几块布条,裹伤口。

“技,怨。忍点,莫让别。“老者低声,声音非常凄凉。

白衣男酒将剑冲洗干净,并拾巾,仔细擦拭宝剑。风仿佛比月亮更远方吹股股冰凉寒气,使血腥味四处蔓延,凉凉穿透身体,刺入骨。亭寂静,远处乌鸦凄厉叫声偶尔打破寂静,犹召唤黑暗鬼魂。

霜花糕吧,怎白色?“银衣喂毒糕点,翻,突叫月弦

矗立月弦,恶劲儿,皱眉头,歪脑袋,打量糕点,接话,听瘫坐乐正思抢答:“姑娘眼力,霜花糕,本呐,霜花糕确实白色配方独特,加入红葡萄酒,粉红色,入口绵软醇香,香气馥郁,堪称绝,糟蹋,否则姑娘真该尝尝……“乐正思气促,脸色越苍白。

“真吃?“将霜花膏送入嘴

毒……“乐正思冲口

笑容回报提醒,嘴却仍继续享受食。两块霜花膏肚,才足,洗,给杯茶,吸口,清清嗓,赞赏冲乐正思:“吃……“。

身,搓,弹弹衣服,背横七竖八尸体,慢慢李翊。挟持李翊黑衣靠近,紧张退步,李翊条血印,李翊强忍声。

黑衣:“别,再。“

冷冷笑,:“吗?“打量李翊。“……?“

李翊强忍疼痛,苦笑:“像知吗?“

银衣话,笑更浓。“叫什该知吧?“

黑衣再次紧紧刀逼紧李翊,张口话。乐正思插嘴:“今圣六皇,勤王李翊。“

白衣公半空停住,瞥眼,见笑容点点融化掉,转向黑衣老者,:“错,朝廷走狗!“身份表示很屑,掩饰。

#

决定低调银!全世界老低调

博爱书屋【www.boaishu.com】第一时间更新《随风扬》最新章节。

言情相关阅读More+

巴掌印

甲虫花花

重生年代当神医

乐在当下

娇媚(通房又娇又媚)

棠眠

重生七零:肥妻要翻身

李宝珠

离婚后继承了亿万家产

我要吃肉

医生帮帮我

薇子
本页面更新于2021-09-08 06:49:25